《中国当代水墨》www.tftftf.com   

关于马艺星>>>-1

 

马艺星简历

马艺星2010年摄于马来西亚槟城


男,1958年生,祖籍上海。
童年:拜师习画,成为中国山东省第一优秀小画家。
青年:就读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深得全山石先生宠爱,被称为中国美术学院两大才子之一。
中年:油画作品技法精湛,寓意丰富。先后八百多件作品被世界各国机构或个人收藏、拍卖、获奖、展出。
1993年8月《新华出版社》出版中国第一部艺术家个人传记小说《爱河》。
1997年创建世界第一个中文专业油画网站《马艺星油画基地》。
2001年5月发表《具象未来主义宣言》,开创中国后当代艺术流派,大量进行综合材料雕塑、行为装置、数码影象创作实验。
2003年5月冠名缔造行为艺术分类科目“网聊互动行为艺术”。历经7年,参与人数近5万人,2010年3月被中文世界排名第一网站《百度百科》正式录编词条。
2009年12月光明集团在中国上海始建永久性《马艺星油画馆》。
现为中国自由职业艺术家、上海证大集团艺术顾问。
2014年03月07日

马艺星2008年至今在中国上海大东方当代艺术中心的《马艺星美术工作室》一楼景色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封面)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封面)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封2)

 

《马艺星解构彩墨》画册里文章--1

走出语言的牢笼――评马艺星的解构彩墨


田春 广州美术学院 博士


   语言是思维的家,思维是存在的家,语言因此是存在的家。艺术创作作为一种精神行为,无论艺术家采用何种形式、选择何种符号,说白了,其实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去思考存在。然而,面对广袤无垠的物象、心象、心绪(的存在),艺术家总会面临“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困境。这种困境,既包括艺术家在无法寻找到适合自己、适合对象的语言时的焦虑,也包括艺术家难以突破“传统”窠臼而寻找到新的语言时的痛苦。一个优秀的艺术家,面临的困境往往是后者。比如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在黄鹤楼上看到崔颢在他之前写的《黄鹤楼》之后,不得不罢笔长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他寻找不到一种突破前人的语言,只好放弃。正是艺术史上的无数个“上头”,使得不愿意因袭守旧的艺术家们自己画地为牢,不断想法设法走出语言的牢笼,翱翔于自己自由的艺术天空。

   当油画家马艺星选择水墨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存在的思考之时,显然,他并没有上述第一重焦虑,而是自觉地选择了一个“上头”,并力图去突破它。这个“上头”,正是中国水墨画的传统。以马艺星的油画创作经历、对西方诸如立体主义、构成主义、达达主义等现代主义艺术派别的谙熟,他之所做,当然会选择通过一种融合――对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形式的借鉴来实现自己的突破。其实,对西方的为代表的“素描+水墨”的中西“改良派”,以及以林风眠为代表的“调和派”,等等,都选择了中西艺术语言的融合之路。其中,对马艺星而言,最切近的“上头”,是林风眠及受其影响的吴冠中,即所谓的“林吴(水墨)系统”(刘骁纯语)。之所以是“林吴系统”,而不是“岭南三杰”或者徐悲鸿,是因为马艺星同前者对西方艺术形式有着同样高度的重视。林风眠认为“当极力输入西方之所长,而期形式上之发达借鉴也早已经构成了一个“上头”。

   在中国画改革的道路上,诸如以“岭南三杰”为代表的中西“拆衷派”,以徐悲鸿,调和吾人内部情绪上的需求”,“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作为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画革新的开拓者,他敏锐地发现,艺术家要表达出与时代气息相呼应的情绪,必须从形式入手。形式,正是20世纪西方现代艺术的切入点,从印象派开始,现代主义艺术诸流派正是通过艺术形式的革命,达到对现代社会敏感的表现。但他同时也发现:“西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倾向于客观一方面,常常因为形式之过于发达,而缺少情绪之表现……东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倾向于主观的一面,常常因为形式过于不发达,反而不能表达情绪上之所需求,把艺术陷于无聊时消遣的戏笔,因此竟使艺术在社会上失去相当的地位(如中国现代)。”(《东西艺术之前途》)所以,林风眠的取舍之道极为明确,他理所当然更多地去借鉴西方艺术的形式。吴冠中受他的影响很深,力图“在油画中探索民族化,在水墨中寻求现代化”,从而使自己的作品达以在形式与抽象之间敞开心灵的表现。他对形式美、抽象美的强调也表明了他在艺术语言的融合中对西方艺术形式的高度重视。马艺星对西方艺术形式的大胆借鉴,早在浙江美术学院研习油画之时就已经开始,当时的毕业创作被封杀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只不过,彼时他还没有去思考将西方的艺术形式融入中国画的创作。如今解构彩墨的创作,将西方解构主义绘画理念引入水墨,是一个开始,是一个不同于“林吴系统”这个“上头”的开始。

   也许,我们现在去评价马艺星解构水墨的艺术价值还为时尚早,毕竟它还只是刚刚开始,但是,这种方式无疑是他走出水墨语言牢笼的一种极为大胆的尝试,他选择了一种前人所未用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存在的思考。

   最为突出也最为引入注目的,是他所创造的独特的艺术符号――长着鸟头和翅膀的性感美女,这是一个极为奇异怪诞的符号。他题为《凯旋者》、《开心的事》、《美好计划》、《生命》、《我要飞翔》、《感悟》、《境界》等等作品,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来丰富这个独特的艺术符号――鸟女。性感美女是今天这个物质时代的宠儿,她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她们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在画家看来,一个真实的性感美女身上,似乎与生俱来地具有着鸟性,她太喜欢幻想,幻想着飞离自身所处的现实,然而又总是理想大于实际,即使长着硕大无比的幻想的翅膀,最终还是飞不起来,也不可能飞向天空获得自由。她《冬去春来》做着自己的《美好计划》,想着自己《开心的事》,但最高的《境界》,也就是窝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幻想。因此,对画家来讲,鸟女这个艺术语言的符号,就是他所选择的对性感美女这个存在的思考的一种独特表达。从这里来看,鸟女这个被(先)解(后)构的符号,就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形式语言,而是承载着一定的社会意义。

   不过,马艺星之意并不在于去批判什么。它只是一种判断,一种基于深刻观察之后所得出的个性化的结论,一种风格化的语言符号,仅此而已。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画水墨的马艺星并不是画油画的马艺星。稍微做一下比较就可以发现,从他的油画作品中,你能感受到他所强调的冲突、抗争、排斥和挣扎,而这些,在他的解构彩墨作品中都荡然无存。这里有的只是飘渺、游离与随意。那种油画中所表现出来的主观、强势与秩序都被一种和润的自然所替代。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很喜欢水墨的地方,在于水墨的湿润感。因为水的随物宛转、柔和,使得他能够顺势引导,自由地近乎本能地去进行自己绘画形式的实践。所以,他能够在水墨作品中一转油画中的创作观念。从冲突、抗争、排斥和挣扎到飘渺、游离与随意,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转变。促使这一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佛教的影响。

   作为一个艺术家,马艺星无论采用何种语言,他其实都在思考生与死、爱与恨、本能与理性、思想与行为等一系列二元存在的对立与冲突,对他而言,这是一种永恒的冲突,也是一种永恒的存在。既然是存在,就应该有其存在的理由。正如油画有油画存在的理由,水墨也有水墨存在的理由。佛说一切随缘,世间的对立与冲突所引发的内心的对立与冲突也就显得越来越冲淡与平和。在这种心态下,所谓“水善利万物,又不争”,水随物赋形的特性显得多么宝贵,与表达艺术家内心的宁静又是多么贴切。

   《佛法无涯》、《思阅见真》、《悟》是马艺星所有作品中极为少见和尚题材。从中,他整个解构彩墨创作的意图清晰地表现出来。解构也好,水墨也好,都只是一种形式,最为重要的,是要走出艺术语言的牢笼,寻找到一种最为自由的表达形式,一种最为随意的表达形式,一种能够顺势引导近似本能地去实践自己的艺术思考的形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表达出内心的安宁和光明。

   当然,马艺星众多的解构彩墨作品,仍然有刻意想去做的东西,比如作品中对文字与图画关系的处理。所谓“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传统中国画中的文与图,是一种互相阐释、互相补充的关系。然而,看马艺星的解构水墨作品,这种关系却被有意识地做了“解构”。很多作品上都有文字,有的有很多文字,甚至很多位置都有文字,但奇怪的是,这些文字都与画面本身毫无关系。随意举例如《灯红酒绿》,除了画面正中间的文字以外,画面周边竟然有五处文字,其中一处写道:“画着画着肚子不舒服了,站起来写这些字算了……”云云,全是极为随意性的话语。显然,马艺星是刻意要让文与图互相阐释、互相补充的关系出现分离,有意识地造成一种错位。作品中这种刻意与随意的对立与冲突,是一种有意显露的突破。尤其是对于其中的文字而言,使其不再恪守题画诗对画作的题解,而使其作用得以真正释放,成为画面的一个共同构成部分。毫无疑问,从文字语言的角度,这也是走出语言意义牢笼的一种形式。

  在今天中国水墨画的发展这个大背景下,诚然,马艺星的解构彩墨以其沉稳和谐的色彩、奇异怪诞的构图创造出了令人惊异的视觉形式,为现代水墨绘画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但更重要的,还在于它之作为解构的“范式”意义。解构意味着革命,解构意味着蔑视权威,解构意味着颠覆传统的秩序,解构意味着创新,解构意味着走出艺术语言的牢笼,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遨游于自己自由的艺术天空。                         广州美术学院博士 田春/文 2008年3月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

《马艺星解构彩墨》画册里文章--2

都市上空的梦游者——马艺星的艺术世界

曳白       中央美术学院硕士  


    在中国人的诸多古老信仰中,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一个人的名字往往能够暗示出他的命运,因此,每当有新生儿降临到世上,为他取名便成为颇为重要的家庭事务。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可信,但是马艺星确实人如其名。他的命途恰如他的名称,历经多年的不懈追求之后,终于在艺术星空中闪闪发光。而他的绘画世界也有着和他的名称相衬的气质,那是一种对于内在世界的遨游与探索,马艺星的绘画作品往往是非写实的、倾向于表达个人的思绪和情感,就如同他早年的油画作品往往取有充满哲理诗意的名称(如《发誓将牢狱化为光荣的天堂》)。在纯粹自我的画面中,是创作的激情迸发出耀眼如星辰的光芒。

    当他近期的水墨画作品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不由得惊讶于马艺星旺盛的创造力。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的马艺星,早在求学时期就展现了出色的艺术天赋,其画作展现出对象征主义和立体主义的糅合,后来尽管屡遭挫折和磨难,但是他仍然不改初衷,一直致力于探索绘画语言的多样化表达。而现在,从油画到水墨,从油彩到宣纸,马艺星又踏出了一大步。实际上,如何走出一条“中西结合”的艺术道路在多年以来一直都是20世纪中国美术的重大课题。从徐悲鸿以古典油画布局画国画到吴冠中以传统笔墨入油画,许多位艺术大师都为实现中西结合献出了有益的解决方案。而从马艺星这批最新的彩墨画中,我们无疑看到了他沿着融汇中西的道路,正在做进一步的探索。马艺星将他多年以来的解构主义油画技法转化到彩墨画中来,使得历经千年的纸墨笔砚焕发出新的光彩,从而恰如其分地表现富有新意的题材。马艺星彩墨画的一个特点是刻意忽略传统水墨画中皴擦手法的过渡,从而使干笔和晕染强烈地结合在同一个画面中。精劲的墨线勾勒出解构过后的造型元素,带来具有震撼力的荒诞感,而湿润的色彩在白纸上随意地漫延,冲淡了白描带来的张力,使之蒙上了轻柔的梦幻感。我们在这奇异的画面前仿佛听到了禅宗的棒喝与情人的细语互相交错,这正是其独特的艺术语言所欲诉说的。

    马艺星画面的背景经常是一些抽象的交错线条,代表着高楼的玻璃窗折射出的五彩斑斓的光线,象征着繁华城市的上空。而画面的主角则是几笔墨线勾勒出的自由飞翔的奇异生物。这些生物是是《山海经》中的神兽,还是奥德赛归途中的诱惑?是一只只长着女性身体的小鸟,还是一个个长出小鸟脑袋的女人?这恰似“庄周梦蝶[1]”的意境,马艺星的作品具有多义性[2],它引导人们去自由联想,提供给观众多种理解的余地。因此,当我们观赏马艺星的画作时,总会引发浮想联翩的想象,就好像进入一个多姿多彩的梦幻世界一样。那些漂浮在都市上空的美人鸟,勾勒出一个悠游自在、静谧和谐的空间,那里没有绷紧神经的生活节奏,也没有单调重复的日常细节。它是挣脱了物欲横流、超越了都市生活的一个空间。从那里画家得以悠闲自在地俯视众生相,并在画面上写下他的观感和评断,而观众则得以在艺术家的引领下遨游其中,做松弛心灵的梦游。马艺星不仅画出了他个人的“白日梦”,而且通过一种对都市生活的深入观察和对现代人精神状态的精辟把握,巧妙地反映了每个现代人内心深处挣脱束缚、挣脱庸常的渴望。马艺星从不描绘现实,他只画现实之上的梦想,而他所创造的虚幻空间则是人类永恒向往的桃花源。

    除了都市上空的美人鸟,马艺星的另一个绘画主题是僧侣。白色的宣纸上有蓝色的浮云,前景是身着红色袈裟的僧人们,色彩鲜艳却不俗丽,颇有一种出世的清新感。他笔下的小沙弥们或在缭绕的烟火中寻求着佛理的真谛;或是手持念珠,低头默念经卷;有时候他们头戴莲冠,底下的面容一半闭眼沉浸在玄思之中,另一半睁眼冷观俗世百态。宗教画作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绘画类型,历代名家辈出,譬如被尊为画圣的吴道子、近代大师张大千都以精妙的道释画为人所称道。然而马艺星的彩墨却为传统的宗教题材绘画开辟了新境地。宗教绘画往往要求感化力,最大限度地向信徒传达虔诚是它的目的。然而马艺星却不以此为目标,他不愿做佛法的宣扬者,使得自己的艺术背负上教化的功能。艺术单纯的只是艺术,而马艺星的佛画也只是单纯地向人们展示一种意蕴悠远的自然之道,带有浓厚的禅味。画中僧侣们怡然自得的生活状态正像画中的云彩一样,那种闲散、恬淡的情调,正是来自于不求苦修而强调顿悟的东方哲学——禅宗。在传统国画中,画面的空白处往往有大段题跋,以字和画的结合调节画面的空间感、丰富形式美感。而马艺星的画以通俗直白的随感取代了题跋,这是画家对改良传统绘画的一大创造。随着轮廓线流动的那些文字,自然地嵌在纸上,既是对画作的自我解说,又恰似禅宗打机锋[3]的方式,给观众留下无限沉思的韵味。

    如果说僧侣系列向我们展示了马艺星思考彩墨的新路线,他同时也延续和深化着以往油画中“骏马与少女”的主题。英姿蓬勃的骏马,婀娜多姿的少女,这是马艺星的油画中令人难忘的意象(如《不知秋生》),往往令人想起夏加尔的画面,它们同样具有梦幻色彩。而在彩墨作品中,我们惊喜地看到这一意象变得更为简洁洗练。有力的线条勾勒出马的矫健,而女性柔和的身体曲线则隐现在淡彩渲染中。艺术家有意以骏马和少女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一刚一柔,一阴一阳,这正体现了古老的东方哲学《周易》的核心思想——阴与阳这两个最基本的元素互相运动转化,从而繁衍出万物。如果说夏加尔的画作仅仅表达了对于浪漫爱情的憧憬和幸福生活的满足感,那么马艺星画作的含义则要更丰富、更具有哲理思考,那是对于宇宙基本规律的展示,对强大的生命力的礼赞,也是对东方意境与西方气质的巧妙融合。

    无论是都市上空自在飞翔的美人鸟,烟火缭绕中沉思自省的僧侣们,还是充满力与美的“骏马与少女”,马艺星彩墨作品的高明之处是他总能以传统的材料和谐地表达现代题材,在现代题材之中又不忘挖掘其与传统意境的联系,在如梦似幻的抒情中加进对东方哲理的思考。而他在艺术手法上的最大突破,则在于他将“解构”引入彩墨画中,从而创造了一种奇异的破碎感。这种解构运用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于意象的解构,二是对于时空的解构。马艺星的画作中往往不出现完整的形体,而是将物体解构为一个个破碎的元素,散落在画面之上。通过这种对物体的肢解、拆分,我们超越了表面,体验到现代人最深层的生存状况,没有什么是坚固的,也没有什么是永恒的。解构,将世界还原为物质的无限组合,马艺星借此揭示了我们的都市生活根本上是一种物质化生存。而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才得将物质的诱惑打破,从而得以在这些漂浮的物质碎片中,找到另一个世界——宁静而自由的内心生活,那正是马艺星画中的都市天空的寓意所在。而借助对物体的解构,马艺星又完成了对时空的解构。在马艺星的绘画中,时空也是支离破碎的。我们很难看到时间流逝的痕迹,它既不表现过去,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憧憬,同时它所展示的也不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空间,它更像是几个空间交错、无数时刻堆积的界面。借助于解构形体,马艺星解构了现实生活的空间,从而开启了一个空灵的、梦幻的异次元世界。

    解构,往往是重构的起点。如果说马艺星的解构彩墨刻意破坏和摧毁了日常生活的时空和秩序,事实上,它只是为了重建一个温暖的心灵家园,让人忘却忙碌,寻求到宁静和平和。这个挣脱了物质束缚、让思绪可以自由飞翔的地方,凌驾于现实的都市之上,它就是马艺星的绘画世界。就让我们沉浸在画面中,和艺术家一样,做个都市上空的梦游者吧。

中央美术学院硕士    曳白 /文 2008年3月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马艺星2007年中国画由岭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马艺星解构彩墨》(内页图)

看《马艺星解构彩墨》画册中的全部作品请点击这里

 

更多马艺星详情:《马艺星油画基地》网站http://www.mayixing.com

 

《中国当代水墨》www.tftftf.com   版权所有 中国上海 2010年8月